“盗梦者” 你到底安的什么心(图)

(人民日报海外版)

据中国之声《央广新闻》报道,近日,河南省周口卫生学校的14名学生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对口高考志愿被填改为山东现代职业学院。按照规定,对口高考网上填报志愿共有三次机会:分别是一次填报机会和两次修改机会,这14名学生三次机会均已被用完,这意味着他们“被填改”的志愿已经生效,无法更改。

更荒唐的是,学生发现自己的志愿“被填改”后,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的遭遇。公安破案需要时间,而河南省招办表示,被改志愿的学生只有等公安破案后才能获得重新填报志愿的机会。现在一方面公安机关破案时间无法确定,另一方面离学校录取的日子越来越近,学生们的未来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从报道来看,或许是考生所在学校工作方法简单导致信息泄露,或许是考生自己粗心大意没有及时修改登录网上填写志愿密码,总之,部分学生的高考志愿“被填改”了。

与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性质相比,也许高考志愿“被填改”并不是最恶劣的。但这种“被填改”的后果,一样是剥夺了考生自我选择的机会,一样是考生的人身权利受到侵犯,一样使他们深深地感到命运的不公。被侮辱和被损害的,还有他们的未来,他们的人生。

高考,虽然为人诟病的地方很多,但仍是中国目前最公平的制度之一,它给了莘莘学子梦想的起点,给了寒门子弟改变命运的机会。如果连这个公平的诉求,都能够“被剥夺”,我只能说,有关单位和那些剥夺他人“公平机会”的操作者太卑鄙了。

这次“被填改”志愿的14名考生,都是河南省周口卫生学校的学生。作为一名曾经的高考生,我知道“卫生学校”意味着什么,这是最初级的技术培训学校,也就是说,对这个学校大多数学生而言,只能成为最简单的技术工,改变命运的机会已经不多。“对口高考”就是一次,但是,这次机会也被人为地“剥夺了”。

“填改”14名考生志愿的最大“嫌疑人”,是志愿上的“填改”对象山东现代职业学院(民办)的招生人员。至于“填改”动机,无外乎经济利益的刺激,可以招到更多学生,从而收取更多学费,获得国家更多财政支持。该校招生负责人郑宁承诺:如果志愿“被填”得不理想,可以调剂,并许诺以贫困补助的形式给予“补偿”这也是国家出的钱。

在“填改”考生志愿的招生者眼中,考生的权利是微不足道的,国家财政的支持是可以被“骗取”的。与此一同被剥夺掉的,是本就稀缺的公平。

(本文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 )